【源藏】青海波

*逆转兄弟设定慎。

*真的,ooc。写来纯粹想发糖,一个尝试向的小短篇。
脑洞来自这个表情 ):( 以及和基友的聊天:D

好气。

真的好气。

半藏对着镜子,第二十七次自暴自弃地抓起刘海,试图把它们扎到脑后同时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一颗洋葱。是的,刘海。直到昨天,一切(包括他稍微,稍微长了点的头发)都还是那么安静祥和,惹人喜爱。然而今天早上,这些恼人的家伙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头上,居然还是下凹圆弧状的。

真够专业的。这是半藏站在镜子前的第一个想法。他瞪着眼前的人,对方也凶神恶煞地瞪回来,但是那个“专业”的刘海让他看起来非常可笑。半藏没有转开眼睛,他缓慢地抬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然后充满狐疑地用力扯了扯耷拉在上面突然变短的头发。镜框里的人吃痛地皱了皱眉,随后他的表情凝固了——是岛田半藏本人没错。

这就可以解释走廊上的下人微妙的表情了,半藏移开眼睛,心里稍稍放心了些。他们看起来就好像岛田家去世的大名在他们眼前复活然后吞下去了一颗灯泡,如果只是因为他的头发——

他的头发。

岛田半藏又抬头望向了镜子,绝望地。

如果今天不是红叶贺,似乎这一切还要好接受那么一点点。他们的父亲是个复古过了头的人,自他懂事开始,岛田家的各样风俗、设置无不按照古制。而在红叶贺时,历来是要在座的小辈表演舞乐助兴,他和源氏当然难逃一劫。今年是青海波舞,他痛苦地抹了把脸,暂不提老套过头的舞步,就是那身五彩斑斓的装束,尤其是艳丽的簪花,他都觉得有些上头。

真的,簪花?他眼前浮现了自己带着簪花的样子,还配着这样,这样富有弧度的发型。

该死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那个早出生三年的傻蛋,他完全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干的。似乎半藏自己才是八岁的那个,但是他怀疑,他哥的真实年龄绝对绝对应该是他的年龄还要再减上五岁。幼稚,他心想,愚蠢。

愚蠢。他在心里重复。

半藏决绝地放下梳子,他盯着镜子里可笑的影子,大义凌然地后退一步。

愚蠢。

半藏又退了一步,他再次——最后一次偏过头审视了一遍自己的头发,用手理了理不够服帖的地方。过会这里还会有一朵花,他恨恨地想,还有可能是红的。

愚蠢。

半藏恶狠狠地转身,甩过头,然后视死如归地推开房门走出去。一个佣人抱着替换的香炉正巧从门前经过,他看见自家二少主之后似乎愣了那么半秒,随后他的表情意料之中地扭曲起来。简直是和早上那群如出一辙,半藏想,说真的,前前任大名真的是那么幽默地喜欢在他复活之后吞灯泡的人吗?

“二少主好。”这演技也太差了,半藏想,不禁有些担心岛田家的未来。他的声音都快抖出二环外了,就不能认真一点吗?

“好。”半藏轻轻点了点头,悄悄地向后挪了几步。他的举止优雅自然,回应对方的目光也礼貌和善,一副沉稳持重的样子,完全不像个顶着奇妙的发型,正在心里骂着自己哥哥愚蠢的八岁孩子。

所以为什么气氛有些凝重呢?半藏想。

“……您今天……”僵持一阵后,佣人试探地开口,“挺别致的,哈哈。”

哈哈。

半藏觉得对方可能已经产生找地方把自己埋了的想法了,至少他干瘪的笑声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也想,半藏不无同情地想。

半藏竭尽全力地露出一个小孩子式的天真无邪的笑,想掩饰一下脚下的动作,他几乎马上就悄无声息地挪回门内了。这种笑法还是从他哥那学的。半藏时常觉得源氏露出那个表情简直是无耻,源氏分明已经十一岁了。而且,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咬牙切齿,那根本不是什么纯真的微笑,他几乎都能看见笑容之后源氏闪着亮光的獠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就是很受用,尤其是东院的那群女佣,简直是杀招。

半藏清楚地看见对方手里的香炉颤了一下。果然是杀招。

半藏再次试图向后退。他抬起脚,向后一踩,脚跟猛地撞上门框,发出咚的一声。半藏重心不稳,身体随即向后倒去,余光之中他看到佣人抱着香炉跑了过来。半藏马上抓住门沿,同时另一只脚踩上门槛稳住他的身体,现在他看起来突然高了一节,很好,悄无声息。

他抬起头,发现佣人就弯着腰站在他面前,一手抱着香炉,一手伸在外面,似乎想拽他一把。“小少爷小心点啊,”后者讪讪地干笑了几声,尴尬地收回手,在衣服上上擦了几下,“我就先去干活了。”他指了指香炉。

半藏笑着点了点头,退下了门槛,然后用全身最大的力气推上了槅门,震得木门在门框上弹了几下才归位。门外的影子晃了一下,然后碎开了,随之而来的是金属磕在木头上的声音,人被烫到的嘶声与轻声叫骂,以及慌乱的脚步声。

半藏靠着墙壁坐下,他决定把这一切都归罪给他哥。该死的岛田源氏,他在心里骂道,一切都乱套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Eupho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