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always love you.

2017-02-10

一个脑洞。

因为已经不会写了所以放个脑洞出来。
大概是竜是政府野心下失败的生物实验 类似于仿生大脑之类 具有短暂控制他人精神力的能力 控制的介质是竜的体液(大概是血之类的) 因为具有了自我意识因此依靠控制研究员的身体从研究院出逃 (被占领的身体会不断消耗成为竜的养料最终瘪塌 因此身体要不停的转换) 期间政府一直计划回收
然后就是一步步做大 南风神龙和北风神龙分别使用两个人的身体混迹于黑道不断上位 最终南风神龙以占据的“岛田半藏”身份坐上东京最大的黑道××会(名字没想)的n代目 同时身份为岛田组组长 北风神龙为若头 同时该会力量一步步渗透政商两届时 以前的组成人员被架空。
由于身体不断萎缩...

2016-08-22

【源藏】青海波

*逆转兄弟设定慎。

*真的,ooc。写来纯粹想发糖,一个尝试向的小短篇。
脑洞来自这个表情 ):( 以及和基友的聊天:D

好气。

真的好气。

半藏对着镜子,第二十七次自暴自弃地抓起刘海,试图把它们扎到脑后同时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一颗洋葱。是的,刘海。直到昨天,一切(包括他稍微,稍微长了点的头发)都还是那么安静祥和,惹人喜爱。然而今天早上,这些恼人的家伙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头上,居然还是下凹圆弧状的。

真够专业的。这是半藏站在镜子前的第一个想法。他瞪着眼前的人,对方也凶神恶煞地瞪回来,但是那个“专业”的刘海让他看起来非常可笑。半藏没有转开眼睛,他缓慢地抬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然后充满狐疑地用...

2016-08-11

【源藏】Kill my darling(3)

一个短小的完结。

3.

源氏后来在尼泊尔时曾问过禅雅塔,如何能够获得解脱。他坐在禅师门外,迎着尼泊尔的雪山,冷风打在他脸上,冰冷刺骨的的感觉能让他确定自己仍是个人类。
“你像你一样得救了,源氏。”禅雅塔回答。
源氏并不明白。他厌倦了那些回忆,厌倦了半藏出现过的梦,厌倦了自己这副不完全的身体。他和半藏昔日的照片被他压在行囊的最下层,被包在旧时的羽织里。他仍会梦见半藏,醒来后他会尝试亲吻他哥的照片,然后将将相框狠狠地砸到地上,再拾起来,上面的玻璃他已然换了无数遭了。
现在他已经完全无法再去亲吻他了。
他恨自己既爱半藏又痛苦不堪。
在梦里源氏也仍希望他哥哥去说些什么,他不断回放着无数个艰涩而沉默的瞬间,心...

2016-07-08

【源藏】Kill My Darling(2)

Warning: * 源氏吸毒少年设定,ooc有。

下一次就完结。

2.

源氏第一次逃家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趁半藏练箭的时候翻墙出去,拿着偷来的钱,在游戏厅呆了一天。

岛田家的人在傍晚就把他抓回去了,他哥也在列。他哥找到他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不记得了。应该是又急又气,眼睛里一片水光,还僵着脸不和他说话。之后他和他哥一起在父亲门前跪了一宿,屋后的石灯笼的光晃荡了整晚,庭前的溪水不断地从屋侧流过,摔在石上。

再后来每次他逃家都是他哥把他找回来,源氏就从跪在父亲的门前变成跪在他哥面前挨训,惩罚半分不少。但半藏总会矛盾地在跪之前给他戴上护具,或者在揍他之后又给他上药。...

2016-07-06

【源藏】Kill My Darling.(1)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1.

夜风卷起了一地树影。
源氏一手撑在书案上,将他哥困在他手臂之间。岛田家的少主似乎是太累了,他正伏在案上小憩,身上披着他弟弟的衣服,手里还压着一卷书。比起白天时时严苛的少主,睡着的半藏看起来更加柔和,毫不设防。
源氏的手指悬在空中,近得几乎要碰到他哥。始于半藏的发根,他的指尖在空中滑过他哥耳后露出的一小块皮肤,滑过后颈凸起的骨骼,沿着脊椎的线条,滑过他哥的肩颈,停在后背正中。
白天隐藏在身体接触与言语中的爱欲,都在黑暗中浮上表面,如同一颗破开的琥珀之中飞出的虫,在指尖与后背的距离间跃动。
他不会真正碰上去。他更喜欢现在这样,他哥哥闭着眼睛...

2016-07-05

就说Hannigram。
感觉是灰黑色和暗红色,灰黑色象征着贪食和绝望这样,两者都带有最初的欲和无法改变的扭曲,感情既纯粹又黑暗,出于私欲想要支配(?)对方,在此基色上一条道走向Be这种感觉。
暗红色大概就是血这样吧,拔叔嘛。总之他们之间的……战争?或者说角力才是情感的表现吧…这种互相角力又依赖无法割裂的感觉啊…

2014-09-27

灵感来了会先写开头,再大纲,再人设。

文风基本上飘忽不定,心理描写会占很大一部分。

撸文奇慢,所以没有小伙伴看着很容易弃坑。

一般会选钢琴曲作BGM。

2014-08-26

© Euphoria | Powered by LOFTER